中国原料药行业现状与趋势(三)

浏览量:28 次

自被称为“史上最严环保法”开始实施,给中国原料药产业带来了巨大冲击。在环保高压之下,中国原料药在变与不变中开始了新的征程。

环保,原料药头上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

医药行业尤其是原料药领域,一直以来是环保的重灾区。以往,由于环保政策的不完善及监管的不严格,对于原料药企业来说,压力不算太大,但随着2015年1月1日被称为“史上最严”的新环保法全面实施,整个原料药行业开始进入新的环保时代。

相对于此前的环保法,新环保法加大了处罚力度,提高了企业违法成本,并严格了民事追偿,且明确指出超标即违法,违法即受处罚等非常严格的惩罚措施。如规定了按日计罚制度,罚款总额上不封顶,建立“黑名单”制度;责令停业、关闭,甚至规定了行政拘留。这些政策法规,使得环保从此前的“走过场”瞬间变成了“生死关”。

业界普遍认为,新环保法实施后,属于重污染行业的制药工业环保压力在所难免,而原料药更是首当其冲,可谓是“压力山大”。

事实上,我国是化学原料药生产大国,尤其是发酵类药物产品的产能产量位居世界第一,而原料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“三废”量大,废物成分复杂,污染危害严重,进而使得制药环保的现实情况显得较为严峻,并不断有制药及原料药企业由于环保不达标被要求限产或停产整顿。因此,在环保高压之下,中国原料药行业正在陷入一场史上从未有过的生存较量中。

新环保法的影响显而易见,但更值得注意的是,在新环保法之后,国家对于环保的重视以及治理的决心。

紧随新环保法,2015年国务院印发了《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(水十条),2016年新修订的《大气污染防治法》实施,2017年《环境保护税法》发布,以及同年8月环保部等部门发布了《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-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》。同时,环保部门还加大了监督执法力度,2016年以来已经组织实施了四批中央环境保护督查,并在去年对北京、天津、河北等省市开展了空气质量专项督查。 

与之相对应的是,不少地方政府纷纷采取措施,如河北省“2016利剑斩污”专项行动,涉及6个城市,其中石家庄市直接一刀切,要求全市所有制药企业全部停产,未经市政府批准不得复工生产。作为河北省省会,中国制药及原料药“重镇”,石家庄具有一定的代表性。

而今年上半年,在国家在多个省市开展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查整改情况开展“回头看”,更是让诸多原料药企业受到处罚。一位分析师指出,环保是否达标,将成为企业的一条生死线,在原料药行业,环保整治,将不断的促进行业整合,不达标企业或难以承受的小企业将淘汰出局!

环保高压下的原料药生态

《我国原料药生产供应状况调研报告》指出,作为污染较大的行业,原料药正在承受愈来愈大的环保高压。综合实力强的企业要投入大量资金加强环保治理,而一些管理不善、环保不达标的小企业则面临限产或停产。

其实,对于多数原料药企业来说,由于以前对环保的投入力度远远不够,在如今的环保高压之下,必须进行“补课”。而这,意味着企业的成本将会大幅上升,一些企业将无力承担高昂的环保改造和治理费用支出;即使一些企业能够负担得起成本,但改造也不是一蹴而就,往往需要花费一年左右时间,所以不少小型企业将被迫停产。

进一步来看,此前我国原料药产业存在的一个问题是产能过剩,同质化、重复化生产严重,由环保带来的洗牌效应,会改变市场供求关系,甚至变相地“去产能”,使长期供过于求、价格低迷的原料药出现了价格整体上涨的态势,这两年原料药的价格走势也确实佐证了这一点;另一方面,部分原料药产品会出现供应紧缺,甚至形成垄断引发更严重的问题,今年8月份央视调查曝光的原料药一个月涨了58倍,就是一个缩影。

当然,从一个产业的发展角度来看,优胜劣汰是基本法则,也符合市场发展规律,因此中国原料药产业在包括环保在内的多个因素作用之下,逐渐走向集中,走向转型升级,是一种必然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种转型升级,一是体现在产品及技术上;二是体现在区域上。

在产品及技术方面,当前我国原料药以抗生素类、维生素类为代表的大宗化学原料药为主,附加值低,污染严重,未来必须向高端特色原料药、专利原料药等方向发力,提升产品的附加值,降低污染,走绿色创新发展道路,真正实现以质取胜,而非以量取胜。

在区域方面,受经济、交通等因素影响,以往的原料药多集中在国内的一二线城市,但随着环保、成本等问题的日益突出,一二线城市越来越不适合成为原料药的主要生产地,相比较而言,三四线城市在成本等方面的先天优势,反而开始成为更适合形成原料药生产的地方,近年来也有不少原料药企业开始进行搬迁。而且,许多三四线城市还可以通过招商引资、整合资源,逐渐形成集群效应,在严把环保关的同时把原料药打造成为自己的一个支柱产业,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与进步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中国原料药行业现状与趋势(三)